走走‧停停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71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(轉載) 出走歐麥拉斯的人們

出走歐麥拉斯的人們

(威廉·詹姆斯 的主題變奏)
作者: 娥蘇拉·勒瑰恩
譯者: 周行复

轉載自:
https://pkubbs.net/attach/boards/wusi/M.1330747604.A/%E5%87%BA%E8%B5%B0%E6%AC%A7%E9%BA%A6%E6%8B%89%E6%96%AF%E7%9A%84%E4%BA%BA%E4%BB%AC.pdf
繼續閱讀

20150924-教養

&nbsp;剛上國中,搞不清楚分數的輕重優劣,對於聯絡本的作文加分很開心,對工藝刻畫不出圖很擔心, 然後對生物考試的成績有點恍惑。<br />
<br />
不能想強加我的價值觀在他的身上,不能˙苛責,想說邊觀察,邊慢慢提醒。希望有用~<br />
<br />
小二看見安親班再抄功課,悄悄跟我說,他們在作弊,<br />
<br />
那是你說的,我不能抄,不然是作弊!
繼續閱讀

20150922看護1

&nbsp;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前一陣子婆婆意外跌倒造成顱內出血,緊急送醫住院,住進了加護病房。幸好復原情況還不錯,幾天之後,婆婆終於轉進普通病房,我們也在醫院的協助下,雇請了一位全天候的看護。看護大姊是個爽朗的人,動作也很俐落,十多年前從四川嫁到台灣來,在醫院擔任看護工作六年多,對於病人的簡單護理和醫院的行政狀況都相當熟練,也給了我不少相當實用的護理建議。一天下午,她跟我說第二天她得陪她先生去掛號,得請幾個小時的假。<br />
<br />
他九十幾歲的人啦! 她說。得要人幫忙著攙扶才行。而且脾氣壞,沒人打點就大聲罵東罵西。<br />
<br />
那大姊你平常工作,妳先生在家裡就兒女照顧是吧? 我說。<br />
<br />
家裡沒人啊。老頭子那個脾氣,連他自己的孩子都受不了,一個搬出去住,一個平常工作,沒人要理他。有事還是得我這個老婆幫忙。她說。<br />
<br />
孩子也都大了,不需要操心總是好事。我說。<br />
<br />
那是他的孩子,不是我的。我跟他沒生孩子。看護大姊乾脆地說。我聽完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,大姊很快地解釋,她當年在大陸結過婚,離婚後一個人撫養兒子,後來兒子十七歲的時候,她改嫁到台灣來。<br />
<br />
我兒子在成都,現在也都成家了。他在開計程車,跟別人合夥,一個月也可以賺不少錢,但是辛苦。<br />
<br />
當初那裡想到會是這樣? ,女人哪,離婚兩個字,不要隨便說出口。一個ㄖ說著說著,她的神情黯淡了下來。我當初想,嫁來台灣,雖然對方年紀大,也許年紀大些的男人,多少會好好疼惜我們。怎麼想到會是這樣? </span></span>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繼續閱讀

20150922 看護2
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前一陣子婆婆意外跌倒造成顱內出血,緊急送醫住院,家人們擔心地張羅照顧與看護等相關事項,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一陣慌亂之下,我先生中風在床上躺了好幾年。都是在床上大小便,這我都會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我生了女兒啊。我婆婆逼我把女兒悶死,她說她自己都悶死過三個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是因為一胎化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我瞪大眼問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就是一胎化啊。好多女嬰生下就給帶去埋了,我們村外那裡都這樣。我婆婆一直逼,我都不肯。她說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所以你就帶著女兒逃走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是啊。我帶女兒去找我姐姐。後來我去玻璃廠工作,作了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20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年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那你來臺灣時女兒多大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給誰照顧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那時她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17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歲,就我姐姐照顧。我夫家那裡沒出過一毛錢。我這女兒後來在網路上作生意,我給她在重慶買的房子她也不住了,結婚後在上海買了店面,她先生開賓士,她自己開奧迪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好能幹的女兒啊。我說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她很獨立啊。生意做得很大,剛結婚的時候懷了孩子,叫我回去給她看孩子,我說不行啊,你臺灣江伯伯這裡我離不開啊,他都中風躺到床上那麼多年,我走了誰照顧他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我跟我女兒說我沒法兒回去,結果她就把孩子拿掉了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拿掉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我訝異的問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是啊。我女兒說既然我沒辦法幫她看孩子,她工作也忙,這孩子沒辦法生。她幽幽地說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&nbsp;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話說到一半,二哥進來了。我們突然一時都想不出該說什麼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你們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101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那裡常常有法輪功的人在,一會兒她說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啊,因為那裡有很多大陸觀光客吧。我小心的說,不帶任何評論的口吻,一邊心裡也閃過些許詫異,因為我從來沒跟大陸人談過這個話題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他們被殺了很多人,她認真地說。我們那裡法輪功的人抓得很兇,很多都被殺了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那是因為你們那裡只有一個黨,一旁的二哥說。要是跟我們一樣有兩個黨,就不會這樣了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那會跟你們一樣,她翹起嘴說。不可能。共產黨不可能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總有一天啊。二哥說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那要等到那天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她撇撇嘴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再等幾年你有沒有打算會去,跟女兒一起生活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我問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不要。她堅決地說。我要在台灣養老。我在這裡住久了。回去住不慣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跟女兒住還有住不慣</span>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calibri">? 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我逗她。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她有她的生活啊,她答道。她忙自己的網路生意,我也幫不上忙。我常跟她說,這次就乾脆點,離了婚,把錢分一分,別再讓我那女婿把錢挖走。女孩子家手邊留著錢,繼續工作在多存點,老了之後有錢可以請得起人照顧,那才是最實在的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<br />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, serif"><span style="font-size: medium">她說完笑了笑。不是每個人都像你們家老太太這麼好命,生病了孩子都在身邊看著。</span></span><br />
&nbsp;
繼續閱讀

20150922 妒忌

你無法誠心祝福那些獲得幸福的人,因為你把人際關係視作是一場競爭,認定別人的幸福就是自己的挫敗。<br />
<br />
一旦脫離競爭的模式,就可以從&quot;可能會輸&quot;的不安中解脫,打從心底祝福他人,甚至為他人的幸福提供更積極的貢獻。只要能感受到人人都是我的夥伴,對世界的看法就會有所不同。&nbsp; ~ 《被討厭的勇氣:自我啟發之父「阿德勒」的教導》<br />
<br />
<br />
小說家 G. Vidal 說得很坦白,「每次有朋友功成名就時,我就死去一點點。」忌妒往往是針對身邊的對象而來;人們的不滿,未必全是針對意外富豪或高薪金融家,通常是針對同事,親戚,高中同學,身邊的朋友。&nbsp;&nbsp;<br />
<br />
從原始部落的關係來理解,生活在同一範圍的人群,必須共享甚至是爭奪該地的資源,因此公平分配是非常重要的原則。忌妒源自遠古人們在進化過程中生存本能的切身恐懼,所以忌妒的對象有地緣性,甚至通常很少跨過階級。<br />
<br />
從人類文字記載的第一宗謀殺案,該隱與亞伯的故事來看,妒忌發生於手足之間,而導火線是該隱認為上帝的賞賜不公。在一個有統治階級的社群裡,人們要求部落首領對每個人公平對待,首領也會以&quot;夥伴&quot;的連結方式,讓族人間以合作取代競爭。<br />
<br />
- 在這個社群裡,分配是由誰來決定? 如何決定?<br />
- 在階級模糊的環境裡,如何建立夥伴的繫絆? 誰跟你是夥伴?<br />
<br />
首先,你要仔細審視自己。你需要的資源是甚麼?<br />
<br />
你和他人有甚麼不同? 你是否具備他人所缺乏的能力?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繼續閱讀

20150921

&nbsp;反覆在迸出裂痕的煩躁之間,必須先撫平那陣荒亂。拿出紅酒和新潮本的川端康成的雪鄉,冷卻暈眩。<br />
<br />
不是那麼記得情節,這次特意端凝下心情細讀。穿過戲界漫長的隧道,就是雪鄉。夜空下一片白茫茫,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。停駐。<br />
<br />
一個女孩朝我走來,出乎意外地打開了我身側的車窗。她朝車窗探出身子喊著不知什麼名字,一個把圍巾纏到鼻子上的男子,踏著雪緩步走了過來。<br />
<br />
我想,已經這麼冷了嗎? 朝窗外望去,只見山腳下散落了星星點點幾座木屋,那邊的白雪,早已被黑暗吞噬了。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繼續閱讀

早和

<div class="text_exposed_root text_exposed" id="id_5534759ed31820d83138971">
<p>
朋友的FB貼了一首由名人所朗誦的詩,印象中是出自電影&lt;郵差&gt;原聲帶,點進連結,果然響起熟悉的配樂。我看到youtube 右欄自動演算出來的建議撥放曲項,原來這裡有這麼多詩詞朗誦的影片啊!</p>
<p>
曾經在大學剛畢業的時候,特意蒐集過英美詩文朗誦的CD。這種類似有聲書的CD當時在台灣並不多見,常常是要多次巡走學校旁的書店,偶爾才能翻到;幾部電影或影集曾發行過搭載詩文朗讀的原聲帶,對我來說都是很稀罕的珍藏。原來這一切在今天已經變得如此容易了啊;我隨意點進網站推薦的曲目,In Paris With You, by James Fenton。簡單而有點耽溺的一首詩:</p>
<p>
.... Learning who you are, <span class="text_exposed_hide">⋯⋯</span><br />
<span class="text_exposed_show">Learning what I am.</span></p>
<div class="text_exposed_show">
<p>
Don&#39;t talk to me of love. Let&#39;s talk of Paris,<br />
The little bit of Paris in our view. ~</p>
<p>
我不認識 James Fenton。直接拷貝貼上搜尋,意外發現這位八零年代的英國詩人,他的生日居然就在幾天後。這是個讓人會心一笑的巧合吧? 走在街頭,遇見一個明天即將生日的人,機率是多少呢? 這一切來得如此容易,我在彈指之間,讀見一位即將生日的詩人的作品。</p>
<p>
也許這是google 的精心運算? 我知道在終端機的盡頭,巨大的處理器正日夜計算著我在電腦上的每次點擊, 為我量身打造螢幕裡事物出現的排序,將我過往的行為模式,重組為日後的指令。那麼,生命中的巧遇,會不會也是造物主在藍圖裡的一則演算,當行為數據值累積到門檻的那一刻,就在生命中觸動發生?</p>
<p>
巧合在生命裡總是出現得那麼優雅而漫不經心,讓人忘卻自己曾經的執念與重複的行徑。</p>
</div>
</div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<br />
&nbsp;&nbsp;在&lt;純真年代&gt;裡,絕望的丹尼爾戴路易斯來到碼頭岸邊,遠遠看見蜜雪兒菲佛的背影,他在心底跟自己說,好,如果眼前這艘船駛離碼頭之前,她回頭看見了我,那我就跟她告白。蜜雪兒的身影那麼遠,丹尼爾的眼神凝視了那麼久,碼頭邊的帆船終於漸漸駛離,她沒有回頭。丹尼爾等待一個命運的暗示,一個呼應的巧合,但是<br />
<br />
<p>
忍不住想,這是讓人會心的巧合,還是google 的精心運算? 在現今這樣一個數位世代,我知道我在電腦上的每次點擊,都將傳送到某處終端機,有個巨大的機制日夜不停地驗算我的行為模式,然後即時更新我瀏覽器裡事物出現的順序。I am whta I&#39;ve made of.&nbsp; 電腦從我做過的每個決定,推敲出適合我的巧遇。</p>
<p>
<br />
所以,巧合其實都是因為長久一來的布局。如果順著你的意念走去,巧合就會發生。如果你違背你的心,那麼巧合就會消失。<br />
<br />
我選擇相信,所有的巧合,其實早在造物主的藍圖裡準備好,等待著準備好的人去觸動發生,即使只是輕觸一個按鍵。</p>
<br />
繼續閱讀





  在<純真年代>裡,絕望的丹尼爾戴路易斯來到碼頭岸邊,遠遠看見蜜雪兒菲佛的背影,他在心底跟自己說,好,如果眼前這艘船駛離碼頭之前,她回頭看見了我,那我就跟她告白。蜜雪兒的身影那麼遠,丹尼爾的眼神凝視了那麼久,碼頭邊的帆船終於漸漸駛離,她沒有回頭。丹尼爾等待一個命運的暗示,一個呼應的巧合,但是

忍不住想,這是讓人會心的巧合,還是google 的精心運算? 在現今這樣一個數位世代,我知道我在電腦上的每次點擊,都將傳送到某處終端機,有個巨大的機制日夜不停地驗算我的行為模式,然後即時更新我瀏覽器裡事物出現的順序。I am whta I've made of.  電腦從我做過的每個決定,推敲出適合我的巧遇。


所以,巧合其實都是因為長久一來的布局。如果順著你的意念走去,巧合就會發生。如果你違背你的心,那麼巧合就會消失。

我選擇相信,所有的巧合,其實早在造物主的藍圖裡準備好,等待著準備好的人去觸動發生,即使只是輕觸一個按鍵。


" meta-author="citi"> 分享至facebook

資優班班親會

孩子的情緒必須被轉化,當他被挫折困住時,可以問他: 如果事情的結果是如何,你會比較高興? 那你覺得該怎麼做,會讓事情變得比較好? 只要他有一底想法出來,就逐步引導<br />
<br />
<br />
字寫得醜,似乎因老師先入為主的觀念,讓孩子畫地自限了。後來就必須用更多的鼓勵才有辦法改變。<br />
<br />
當一個孩子被人家說,你不是資優班的嗎? 那怎麼這個都考不好? 這個責難的背後,孩子沒做好的,絕對不只是成績。這時可以藉由對孩子提問,引導出他沒做好的其他部分,協助他逐步面對責難,進而增加他的挫折忍耐度與反省與行動的能力。<br />
<br />
老師用積分方式鼓勵孩子守規矩,積分是用不同進位的幣制來計算~
繼續閱讀

20150916 透納與我

果然還是需要一點刺激啊。

看到

一點一點,釐清思緒,修正邁開的步伐,也逐步敲定旅程的方向。釐,修,敲,都是極其細微動作,與其說是謹慎,其實有更多的困惑。

那是古書愛好者的一番話。貫穿...
繼續閱讀

淨灘

&nbsp;

前幾天跟著親子團的活動去沙崙淨灘。九月的天空湛藍,走在輕軟的沙灘上,眼前遼闊寬廣的海天一色,讓人恍然問。因為時節的關係,點算出來最多的廢棄物,居然是金紙。

&nbsp;...
繼續閱讀
網誌分類篩選
收起分類
分類篩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