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25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資優班甄試 (上)


 我們這裡的作法是,大概是每年10月左右,學校會先公布資優入學的考試方法及簡章,開放接受學生個別登記報名,需繳交報名費,今年是在11月統一舉行筆試,12月寄發成績單,分別列出語文成績,數理成績和智力評估PR值,其中任一項達到標準,就可以報名複試。

複試約莫是1月底舉行,校方會請專業老師到校,以一對一的模式面試每個小孩。面試的內容可能有記憶與邏輯相關的操作,一方面老師也觀察孩子的態度和性向特徵。最後我們在3月底收到通知,通過甄選標準,準備四月去報到。

跟台北市比起來,我們這裡的甄試流程單純得多。只是呢,就初選必須報名才能參加這一點來說,台北市當然顯得比較公平,雖然我們這裡很多學校的低年級老師會評估孩子的狀況,私下跟家長推薦是否該參加甄試,只是坦白說,不是每個高智商的孩子,在課堂上都會受到老師的肯定與喜愛; 如果又剛好生在弱勢家庭,家長沒有適時得到訊息,孩子很容易就會錯失機會。以我們家小二來說,他在學校一個星期平均要被罰站個2次,一下子是上課玩筆,一下子又是上課講話,然後考試國語在班上也大概只落在中等成績,這樣的表現,要我是老師,也很難看出他有甚麼特別的能耐啊。

小二的成績在初試時,智力成績檢定是PR99, 然後複試落到PR97。我不太明白這兩次的PR值有甚麼關聯,小二在複試時,聽陪考的爸爸說並不怎麼認真; 原先學校說大概是二個鐘頭的甄試時間,小二一個鐘頭之內就給他答完出場。問他說怎麼這麼快,他居然說題目很煩,他不想回答了。@_@   ~ !

跟姐姐比起來,小二的發展狀況一直是比較詭異的。姊姊從小就是解語花一樣的聰慧小孩,1歲半時上餐廳可以乖巧俐落自己處裡牛排,3歲上診所看病,她一五一十把症狀自己交代清楚,醫生當場誇獎她將來必定出落成大器名人。姊姊進了小學之後也是乖巧懂事,功課可以自己應付,不須大人操心 ( 雖然現在進入小六,半隻腳跨入前青春期,開始變得沒那麼好對付了~ ^^")。比起姊姊,小二到三歲才開始會講句子,5歲之前每天就是衝來撞去,所有的規矩一再重複,他都沒有聽懂的表情,然後固著性高,每天總要哭鬧個幾回,非常的帶不出門,連回婆家都會被親戚們好心探問,我當時真的非常非常擔心他的發展出了甚麼狀況。後來帶他去報名才藝班,去上Lasy積木課程,上桌遊腦力開發,與其說是為了讓他學到甚麼,其實真正想學到東西的是我,我期待才藝班裡見多識廣的老師能夠更客觀地評估這個孩子,或在教養上給我一些指引。

兩年的才藝班上下來,所有老師都跟我說他沒問題,我才剛鬆一口氣,接著是中班進幼稚園的時間了。為了這個皮蛋,我特地找了一所教育理念開放的公立幼稚園。兩位老師一位很喜歡他,一位則是覺得他可以再稍稍調整一下;應該是聰明的小孩,不過感覺有點接近臨界值那樣。是的,我也心知肚明,他的行為只要再越過一點邊界,很可能就要踏進亞斯或妥瑞那一塊了。

這幾年因為一些因緣際會,我有幸結識了幾位亞斯小孩,從他們的媽媽身上學到很多,也接觸了一些介紹高功能自閉症或腦部發育的書,有本討論高智商低成就特質的書尤其讓我印象深刻。其實高智商很容易伴隨著許多負面的性格,像是懦弱(因為想得太多知道的太多就知道要怕啊),莫名其妙的超強自尊心(因為自認聰明,所以不能容忍失誤),因為害怕失敗而拒絕挑戰,不合群(對沒興趣的事物沒有耐性,就事論事不尊重人)。這些特質不要說是孩子,就連我們成人在辦公室碰到這種同事,恐怕也是退避三舍,就算那人再聰明你都不太想接近他。不是說每個高智商的人都會這樣,但這些的確都是高智商的特質之一。

在台灣一般的教育體制裡,這類孩子不容易遇到能理解他們的師長。有些家長面對這樣的孩子,可能也只會認為這是品性教養的問題,不會從心理學甚至是腦精神專科的角度著手理解。這幾年對付我家小二下來,我能做的就是持續觀察,然後轉頭去翻查從科普到教養相關的許多參考書籍,盡可能耐下性子對他持續地提醒,盡全力回答他那些天馬行空的提問。進入小學開始,小二比學齡前沉穩多了,我覺得台灣在教養這一個區塊,近幾年的確有團體在推動許多觀念,只可惜學校卻始終站在距離這些新觀念最遠的一端。很多小學老師還是在用"不准下課" 來逞罰學生,坦白說這只是讓學生繼續在下一堂課更加躁動,老師根本是在逞罰自己啊! 小二這次能進入資優班,對我來說是個很棒的機會,我很想知道國小的資優教育是怎麼推動,也很期待能跟資優班的師長有更多的學習機會。 (待續.... )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